沈阳周易起名字|批八字算命|宝宝起名字公司起名|看阳宅风水择日|摇卦|字画国学-文客道网

华夏文化

历史上真实的丘处机

 

相信大部分的读者是从金庸先生的《射雕英雄传》里,知道丘处机这位历史有名的全真教道士。在小说中,丘处机刚一出场就技惊四座,以一己之力与江南七怪比武,在嘉兴烟雨楼用内力把喝进去的酒逼出体外,然后与江南七怪立下十八年的赌约比试徒弟杨康与郭靖的武功,后来到了小说真正的高手陆续登场,丘处机逐渐失去光芒,成为泛泛之辈。

 

那么历史上真实的丘处机究竟是怎样呢?以下文字摘录于山东画报出版社《中国宫观的故事》,相信大家读后会有所了解。除了丘处机,本书也写到了王重阳、其他全真七子、尹志平等其他耳熟能详的道教人物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。

 

 

全真道教·第一丛林:北京白云观
——丘处机的故事
 
沈阳起名批八字沈阳周易起名
 
 
 
 
白云观坐落北京西便门外天宁寺旁,占地面积约六万平方米,共有十九座殿堂,分中、东、西三路及后院,规模宏大,香火鼎盛。历史上,这里是声名显赫的“全真三大祖庭”之一,有“天下道教第一丛林”之誉,丘处机、尹志平、王常月等高道亲自参与建设;中国最有影响的道教场所之一,中国道教协会、中国道教文化研究所、中国道教学院及《中国道教》杂志编辑部所在地,全国各地名山宫观的执事,大多在这里参学访道。 
长春真人

 

白云观始建于唐代,初名天长观,开元二十九年(741),玄宗李隆基下诏在两京、诸州各置玄元皇帝庙,奉祀老子,各地奉诏执行。宫观建成,因皇帝诞辰为“天长节”,奉祀皇室族祖老子的庙,便改名“天长观”。观内汉白玉石雕老子坐像,相传为太宗李世民御赐。金代,天长观两次遭遇火灾,重建后改名“十方大天长观”、“太极宫”。真正使白云观声名鹊起的,是元代高道、“全真七子”之一的长春真人丘处机。

 
乾隆题字北京白云观藏《丘真人本像》
 
丘处机(1148—1227),字通密,号长春子。山东登州栖霞县人。十九岁出家,深受王重阳器重,为“全真七子”之一。王重阳仙逝后,丘处机隐居陕西蟠溪苦修,不论寒暑,只着一蓑一笠,时人异之,称为“蓑衣先生”。远在中亚征战的蒙元太祖成吉思汗听闻其名,谦恭礼聘。蒙古太祖十四年(1219)十二月,七十一岁高龄的丘处机与弟子等一行十八人出发奔赴西域,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万里西行,于蒙古太祖十七年(1222)四月,谒见成吉思汗于大雪山之阳(今阿富汗境内)。成吉思汗问及统一天下之道,丘处机对其说:“欲一天下者,必在乎不嗜杀人”;论及治国之方,则对以“敬天爱民为本”;问长生久视之道,则告以“清心寡欲为要。”成吉思汗对他尊崇备至,赐号神仙,命其掌管天下道教。
 
丘处机东归燕京后,居于太极宫,蒙元太祖因其道号“长春子”,而敕令改名“长春宫”,殿阁亦修缮一新。蒙古太祖二十二年(1227)六月二十三日,雷雨大作,太液池南岸崩裂,声闻数里,池水流入东湖,鱼鳖尽去,就此干涸,北口高岸亦崩塌。丘处机闻之,沉默良久,笑曰:“山摧池枯,吾将与之俱乎!”七月九日,丘处机登葆光堂归真,遗颂曰:
 
生死朝昏事一般,幻泡出没水长闲。
微光见处跳乌兔,玄量开时纳海山。
挥斥八纮如咫尺,吹嘘万有似机关。
狂辞落笔成尘垢,寄在时人妄听间。
 
丘处机对传播全真道功绩甚著,道教界常将他与王重阳相提并论,谓“是教也,源于东华,流于重阳,派于长春,而今而后,滔滔溢溢,未可得而知其极也。”全真七子死后,也以丘处机弟子最盛,以丘处机为祖师的龙门派,在明清时期乃至近代,一直是全真道主流。其著作有《大丹直指》、《摄生消息论》、《磻溪集》等,均收入《正统道藏》。
 
丘处机羽化后,弟子尹志平继承衣钵,是为全真第六代掌教宗师。
 
尹志平,名太和,号清和。山东莱州人。十四岁,遇“全真七子”之一的马珏,不顾家庭反对,从其学道。二十一岁,参丘处机于山东栖霞,执弟子礼,颇得长春真传。
尹志平接续丘处机衣钵后,在长春宫东侧,主持营建了一个道院,以《庄子·天地篇》“乘彼白云,至于帝乡”之句,命名为“白云观”。初为储物之所,后尹志平在白云观内修建处顺堂,埋葬丘处机遗蜕。据说处顺堂在今日“丘祖殿”与“老律堂”位置,丘祖遗蜕埋在“丘祖殿”的地下,上面摆放着一个由古树根雕成的大钵——瘿钵,为清乾隆皇帝所赐。白云观内道士衣食无着时,可以抬着此钵,到皇宫王府募化,必有施舍。
 
燕九节
 
丘处机生于正月十九日,道士们在这一天举行斋醮仪式,庆祝丘祖诞辰。因丘处机在民众中声誉颇高,大量普通百姓来到白云观中参与庆祝活动,天长日久,形成了一个节日——燕九节。
 
明人《帝京景物略·白云观》云:“真人名处机,字通密,金皇统戊辰正月十九日生……今都人正月十九,致浆祠下,游冶纷沓,走马蒲博,谓之燕九节。又曰宴丘。”
 
清代《帝京岁时纪胜》亦有:“都人至正月十九日,致酪祠下,为燕九节。车马喧闻,游人络绎。或轻裘缓带簇雕鞍,较射锦城壕畔;或凤管莺箫敲玉版,高歌紫陌村头。已而夕阳在山,人影散乱,归许多烂醉之神仙矣。”
“燕九”实为“宴丘”,即献上最供品,请丘祖享受。这一天,也是男女老少放松游玩日子,人们畅饮高歌,尽情游欢乐,直到黄昏降临,才肯离去。
 
传说各路神仙会在十八、十九日下凡,为丘祖祝寿。《燕京岁时记》谓:“相传十八日夜内,必有仙真下降,或化乞丐,有缘遇之者,得以去病延年,故黄冠羽士,三五成群,跌坐廊下,以冀一遇。究不知其遇不遇也。”
传说神仙会幻化成凡人形象,混迹于喧嚣市井之中,这虽然只是传说,人们却还是来到白云观,乐此不疲地等待和寻找着。清文人魏裔介《兼济堂文集》卷十八中,有《燕九节同犹龙诸友游白云观》诗五首,记述了他与朋友在燕九节游览白云观情景。这里选录三首,以窥一斑:
 
薄暮思无已,登髙览废城;徘徊今日事,慷慨古人情。
寺挟双峰起,云留片雪明;还丹如可就,禽尚愿同行。
 
为爱春阳好,逶迤傍水隈;临觞飞鸟过,趺坐野云开。
诸岫纷相接,仙人去不来;欲寻真乐事,莫遣鬂毛催。
 
防心求静者,一径入云烟;雪霁峰峦晓,天髙堞雉悬。
华池一井现,金液几人传;惆怅白云事,联镳日暮还。
 
元末兵火中,长春宫大半被毁,只余东侧白云观。明洪武二十七年(1394),燕王朱棣下令重建长春宫,但因原址已成一片废墟,难以修复,只得将白云观作为修缮重点,以处顺堂为前殿,增置后殿、廊庑厨库及道士清修之所,遂使扩建后的白云观逐渐取代了长春宫地位。
 
深夜审戒

 

道教宫观一般有三种组织形式,规模较小,财产私有的“子孙庙”,可收徒但,无权传戒;规模较大、财产公有的“十方丛林”,不收徒弟,但有权为各小庙推荐来的徒弟传戒;介于二者之间的是“子孙丛林”。白云观属“十方丛林”,“全真三大祖庭”之一,传戒规模大、次数多、仪式隆重。

 
清初,白云观曾达到过每年授戒两千人,仪式持续一百天。嘉庆以后,有所减少。步入近代以后,一般每年传戒五百人。
 
来白云观求戒的人很多,必须由所在的小庙推荐,提前报名,经过一定的考试合格之后,方可受戒。对于“简历”有疑点,或可能犯罪之人,白云观会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审查——“深夜审戒”。
 
深夜审戒时,白云观道士要戴上一具铜制镀金面罩,眼、鼻、口处有孔,后有绳索能套在头上,装成阎罗王和阴森鬼卒,将被审查者带到“灵官殿”,告诉他“头顶三尺有神明”,人的行为即使瞒得了阳间的官府,也骗不过神鬼,让他快快如实说出自己的罪行,否则就不放他还阳。被审查者可能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,以为自己真的到了阴曹地府,大多吓得胆战心惊,如实说出一切。
 

参考文献:《道藏》第三册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书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,1988年。

本文摘自山东画报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的《中国宫观的故事》。

华夏文化 华夏文化